罦罳未置

10fo点文结束。
我的速度比较慢,请各位看官耐心等待呐!
谢谢海涵!

10fo点文~

占tag致歉。
妈耶刺激……
话不多说,cp向看tag,凹凸文野柯南K都有……点文走评论。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3.2)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老久之前写的一篇,手生。
*ooc……
*不定期更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小学生文笔
*与 太中《有你,足矣》有联系(不过还没弄好)。
*私设有
*这是我不懂事时写的,有bug请原谅……欢迎指出



*…


“轰!”爆炸过后,浓雾中窜出两个人影。其中一人撑着地剧烈地咳嗽。半虎化的中岛敦担忧地朝那人喊:“芥川你没事吧?”芥川只是不停地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淡淡地道:“人虎,别分心。”中岛敦被噎了一下,随即瞪着站在雾里的炸弹狂。这人虽不是个异能者,但他扔出的炸弹的威力不比“柠檬炸弹”弱。这令侦探社和黑手党吃了一惊。所以他们将“新双黑”放出来,不仅去治退那个炸弹狂,而且也是培养、锻炼他们,让他们更有默契。

不过他们已经很有默契了……

至于为何要将这个人捕获,那是因为最近出现了一个组织。头领便是一个异能力者。虽然太宰和中也与这个头领交过手,但那人的下落和目的不是很清楚。连他的手下有多少也无从得知,只知道目前的这个炸弹狂是他的手下其中之一。所以需要把他抓来拷问。毕竟这个组织不仅破坏了黑手党的货物,还炸了黑手党的一个据点。谁知道他们怎么获得这些信息的!(别问我“谁”是哪位)再加上组织的信息获得的贼少,森欧外对此黑着脸。哪知不久后这不要命的组织竟然又在谷崎润一郎和直美外出时向他们开车偷袭,企图撞伤甚至……总之,这令社长大怒。于是乎,双方都同意派“新双黑”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双黑”以及侦探社、黑手党也都开始搜寻组织,警戒起来。


*…


我更得很少真的很对不起!
【乖乖被打】

米娜桑真的对不起,今晚上有事不能更新了……明天我一定更!!不然让帕总打我!!(不你)

诗集1——“凹凸世界”系列

他有一把雷神之锤

他有三个忠实的伙伴

他的宿敌是一个恶心帅

他是海盗团的头子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3.1)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老久之前写的一篇,手生。
*ooc……
*不定期更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小学生文笔
*与 太中《有你,足矣》有联系(不过还没弄好)。
*私设有
*这是我不懂事时写的,有bug请原谅……欢迎指出!
* @沉迷太中芥敦无法自拔 本宫更新了……




*…*…




3.
中岛敦起先不相信。

也是。若换作旁人,会相信一个儿时还是一副温柔样(等等阿敦你怎么看出来的)的少年,而此时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同一个人?

可中岛敦信了。

虽然记忆中儿时的那个少年的脸是模糊的,但与现在的芥川相比,却不知为何有些神似。

应该是直觉吧,中岛敦苦笑着想。

发现了这件事也就算了。但中岛敦最近很不对劲。

自从他知道芥川就是当年那个少年,他眼前就不时显出芥川的脸。稍不留意大脑就会播放有关芥川的画面:芥川咳嗽的样子,芥川皱眉的样子,芥川战斗的样子……

中岛敦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

自己竟然荒唐的喜欢上了芥川!

太糟糕了。





“啊啦~敦君~你在这里啊。”太宰治一脸微笑地朝双手插进凌乱头发的中岛敦说。敦闻声一颤,顿了一下道:“太宰先生有什么事吗?”

太宰治依然一脸春风(不):“那个啊,又来任务了哦~麻烦你和芥川一起去执行啦~”

听到那个名字,中岛敦又是一颤。他迅速站起,两手撑着桌面,由于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知道了。”他低着头快速走出了侦探社。走之前把门狠狠甩上。

国木田在一旁挑了挑眉:“喂,那小子怎么了?”

乱步桑坐在桌上翘着二郎腿喝了口汽水,闭着眼睛嘴角上扬:“估计是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吧?”




中岛敦顿时后悔。

他想自己不该摔门。会让侦探社的大家觉得奇怪。

不过后悔也没办法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整理心情。要去执行任务了。

和那个家伙一起。

想到这,中岛敦的心脏抽搐了一下。他使劲揪住左胸口处的衣服,深深的皱褶足以体现出此人之痛苦。

*……

剩下的明天一定写!

【嘉德】愿这一生守护你

【嘉德】愿这一生守护你(1.)

*cp嘉德罗斯X雷德
*很平淡的一篇文
*小学生文笔
*ooc有吧
*本文又名《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2》
*并不懂多数原设,于是若有bug欢迎指出!
*对没错更的超少!(被打)并不要期待!




原著:凹凸世界

by:罦罳未置






*……



1.
雷德 视角

我有个很可爱的老大。


我追随着他。

尽管他是个九岁儿童,但这并不能否认他很强大。

和我一起的是祖玛。她是个很漂亮的人。虽然话非常少。但我也很喜欢她。

是的,也。

我……暗恋我的老大。

他是凹凸大赛排行第一的——
嘉德罗斯。







老大总是对大赛里的其他人不屑,成他们“虫子、渣渣”。

但他对一个人很感兴趣,经常去找他约架。

那个人是凹凸大赛排行第二的——

格瑞。

虽然看到老大和他打架时高兴的样子我也很高兴,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也很难受。

怎么说呢,心里很闷,烦躁。看到那个叫格瑞的时,感觉更烦了。

可能是叫做嫉妒的东西吧。

我想保护老大,追随他,做他一辈子的跟班。

能一辈子看着他,我已经很幸福了。

如果老大知道我对他的感觉,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把我抛弃掉吧。

毕竟他那么强,没有我也能活下去吧。

可是,还是好难受啊。








最近老是心不在焉,被石子绊到一个踉跄,已经算是经常事了。连少话的祖玛也很明显的在担心我,问我怎么了。

我不知道。

当老大看着我的时候,我心跳加快,感觉全身都好热,不知道双手该放哪儿,不敢看着他的眼睛。

老大真的好帅气啊……

就算不向他表白也好,只要能默默守护他一辈子,我也没关系。

可是,心还是好痛……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2.)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老久之前写的一篇,手生。
*ooc……
*不定期更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小学生文笔
*与 太中《有你,足矣》有联系(不过还没弄好)。
*私设有
*这是我不懂事时写的,有bug请原谅……欢迎指出!




2.
中岛敦第一次遇见芥川,是在他刚有记忆之时。

大概是五六岁吧,那时已经在孤儿院里了。中岛敦因为院长对自己的虐待而逃了出来。他跑啊跑,跑进了一片树林里,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好套路!ni gun),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心疼)。中岛敦双手撑地,使劲咬着牙关。他眼前一片雾气,看不清任何东西。地面的颜色因掉落下来的泪珠变得更深。

中岛敦浑身是伤(再次心疼)。他缓慢地移动到一棵树下,躺在树干一侧。闭上眼睛,在孤儿院里可怕的情形又浮现出来,窒息感、水声、院长那张脸。还未消散的恐惧又似水一样漫上他全身,使他不停战栗。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他。

“怎么了?”面前突然站着一个黑衣少年,约莫比他大2岁。中岛敦闻声猛地抬头。可能是看到了他满身的伤痕,也有可能因为眼眶里的眼泪,黑衣少年皱了一下眉。

“站起来。”他面无表情道。中岛敦愣了一下。只见那少年转身走出森林,临走前好像微微侧了一下身子。一阵狂风裹着树上的、地上的落叶扫过,少年两鬓的头发也被刮到一旁,黑头发的尾部转变为不显突兀的白色。中岛敦依稀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说了几个字。

可那几个字至今仍未记起。

但仅仅是那几个字,支撑起了中岛敦,支撑着他活下去。

不管他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还是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只要想起他,中岛敦就觉得能独自忍受一切,扛过一切。他把那个少年和他说的几个字深深珍藏在心里。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的相遇。

他们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渐渐的,中岛敦的这段记忆模糊了。

直到他加入武装侦探社,国木田给他看芥川的照片时,中岛敦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涌动。可他没有在意,答应了国木田远离这个黑衣青年。

被樋口堵在胡同里,眼睁睁看着同伴流血倒地,被芥川用罗生门恶狠狠咬断了右腿,恐惧再次向中岛敦袭来。自那以后,中岛敦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个人,很可怕。绝对不能靠近他!

但在后来,他回忆起与芥川的战斗,细细品味他的样貌,脑海中蹦出一个惊人的念头——

芥川,就是当年突然出现的那个神秘的少年!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

【芥敦】我们在错误的时光里及时抓住了对方(1.)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老久之前写的一篇,手生。
*ooc……
*不定期更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小学生文笔
*与 太中《有你,足矣》有联系(不过还没弄好)。

*…*…


1.
“啊,好累啊。”太宰正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国木田眉头一皱,生气地大吼:“啊?!最近都是中岛和那个黑手党的可怕家伙一起执行任务,你怎么就累了?”

太宰治忽然端坐,一脸正经地说:“没办法啊,我家中也实在是太可爱了,昨晚可折腾我了!”说完一脸春风,脑袋周围自带两圈小花背景。

国木田眉头皱得更紧了:“啧!”却是再没多说什么,一脸被糊了狗粮的样子。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皆知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一起的事。对于“双黑”走到一起这件事,双方都甚为欢喜,衷心祝福(bu)。

至于国木田所说……

蒽,是的。“新双黑”组成了——

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

另一边——

“轰——!”工厂霎时被火海淹没,不时发出小爆炸。

“咳咳。”穿着黑色风衣但脸色略白的青年,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旁边一位白衣黑裤的少年一脸担忧:“会不会做得太过了?”穿黑风衣的青年面无表情:“完成任务了,回去。”白衣少年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可……太宰先生……”黑衣青年顿了一下脚步,后又继续向前走,头也不回地道:“是那些人太弱了。”声音却有些变了。停了一会儿,不满地说:“走了,人虎。”

可黑衣青年不知道,白衣少年眼中的光瞬间黯淡。他咬了咬下唇,闷声不响地紧跟黑衣青年身后。




“……君,敦君……敦君!”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望向窗外发呆的中岛敦被猛地拉回现实。惊慌地转过头叫了声“在!”定睛一看,面前是让自己心中一颤的某人。太宰治眉间流露出担忧:“敦君,你没事吧?”中岛敦又快速把头转向一边低下:“没、没事。”他不敢看太宰。他害怕——

害怕看到太宰,害怕看到太宰后脑海里浮现那个人的脸。

那个穿黑色风衣,掌管恶之兽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