罦罳未置

【乱坡】有何不可说?

【乱坡】有何不可说?(4.)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学生乱X国语老师坡(花吐症)
*第一次写花吐症……
*乱步心理『』,坡心理()
*第一次写这两个,不知如何把握……描写也不够细腻……啊啊啊啊本宫在作甚啊……若有奇怪之处,望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强行完结
以上
……*……*……*……*……

4.
夏天,炎热的夏天。
医务室却有些凉爽。不知是朝北的缘故,还是因为刚开空调。窗外,树上蝉儿正在叫,地上学生正在跑。
“吱呀——”医务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从外面进来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那人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挠了挠头,仍徘徊在门口,仿佛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医务室看看。不时压抑着咳嗽,手从嘴边放下时看了看手心里的某物,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下定了决心,慢慢地走向里面。
那人走向一张床。那张床上躺着一个黑发少年。少年眉清目秀,神色平静,额头上有几滴汗珠,呼吸平稳,没有丝毫生病的样子。
来人眼中有了温柔的波澜。他刚伸出手,可能是想抹掉那些汗珠,抑或是想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是否发烧。就在这时,名为江户川乱步的少年突然睁开眼,一把扯过面前人的手,起身吻了上去。
来人:埃德加.大写懵逼.爱伦.不知所措.坡。
坡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乱步皱皱眉,有些不满。右手依然握着爱伦.坡的左手,左手扣住坡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良久,坡感觉要窒息了,用右手使劲推乱步,“嗯嗯哼哼”地叫着,乱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舌头还舔了一下对方的唇角。
医务室里,一时只有喘息声。室内的温度不断攀升。姿势暧昧。
“老师你……喜欢我。对吧?”
床上的学生笑得一脸阳光。
老师的心跳漏了两拍。
“什……”
少年凑近了老师,吸了吸鼻子。老师被他的举动吓得一颤。
好近……
“唔,雏菊的味道。”
目光相接,眼里是彼此。
“老师你思慕着一个学生,却不敢向他表白,换上花吐症,咳出的是雏菊花瓣。”说话之余,乱步左手伸进坡的右口袋,拿出刚刚他在门口咳出的几片白色雏菊花瓣,“那名学生,就是我啦~”
乱步俏皮地晃着手中的花瓣,眼睛眯成一条线微笑着说。
“雏菊的一个话语为‘不可说的爱’,”少年抬头,再次望着对方时,眼中的坚定震撼了一下对方的心灵。
“有何不可说?”
“我不会允许你再躲着我了,坡。”
埃德加生平第一次被叫了名。
还是被喜欢的人。
乱步神色认真地看着坡:
“我喜欢你。我爱你。和我在一起。”
陈述句,不容否定。
坡心里明白。
有什么悄悄发生着变化。
“嗯。”
满脸通红,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已经,说不出更多的话了。
心,被幸福充满了。
天气正好,有你有我。


【完】

关于格瑞眼睛的颜色

你们说,格瑞的眼睛的颜色,是

薰衣草一样的呢,

还是,

紫藤一样的呢……

回忆(一)

回忆(一)1.




想当年军训的时候,大晚上的我那个宿舍里三个玩的好的女生挤在一个床上聊天吃零食。然后不知道一个女生讲了啥在那边笑。我很好奇,过去问她笑啥,她边笑边说:“

一个很冷的笑话:从前有一只河豚,它游啊游,游到了海里,变成了一条海豚。”





当时我就静静地瞅着她在那边笑。


几秒后,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人没救了(bingbu)

【乱坡】有何不可说?

【乱坡】有何不可说?(3.)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学生乱X国语老师坡(花吐症)
*第一次写花吐症……
*乱步心理『』,坡心理()
*第一次写这两个,不知如何把握……描写也不够细腻……啊啊啊啊本宫在作甚啊……若有奇怪之处,望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以上
……*……*……*……*……

3.
乱步最近发呆的次数多了起来。时间也越来越长。
太宰治一行人从未见过他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
但是太宰治貌似丝毫不担心。
嘛,毕竟他可是个料事如神的传奇人物呢~(bingbu)
可是乱步病了。
他去医务室了。

又到了国语课。
埃德加当然注意到了教室中那个明显的空位。
他发现乱步不在,先是松了口气,但随即心猛地一沉,担忧浮上心头。
(乱步不要紧吧?生病了?怎么会……发烧了吗?和他挺熟的是一个叫太宰治的学生吧?下课去问问吧。)
于是他重整心绪,开始讲课。依旧时不时的咳嗽。
终于熬到了下课【蒽,某一人】坡老师将太宰叫了出来。
“太宰同学,江户川,咳、咳咳……”坡说到那个名字时,咳得越发厉害。
“呜哇,老师你不要紧吧?”太宰关切(?)地问道。
许是怕他发现雏菊花瓣,坡转身攥住吐出的花瓣,然后继续问:“他、怎么了吗?”
“啊,乱步吗?他好像不太舒服,上节数学课下课后就去医务室了。不过我想他应该不是被国木田老师那个大嗓门儿给吓着了,毕竟都习惯了。嗯不过这次吼得还挺响的呢……”
眼见太宰即将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坡及时打住他:“我知道了,谢谢。”说完飞快地奔去办公室。
“老师走好~”太宰仍然一脸微笑地挥手,目送着那个急着去办公室放东西然后奔向某处的坡老师。

【乱坡】有何不可说?

【乱坡】有何不可说?(2.)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学生乱X国语老师坡(花吐症)
*第一次写花吐症……
*乱步心理『』,坡心理()
*第一次写这两个,不知如何把握……描写也不够细腻……啊啊啊啊本宫在作甚啊……若有奇怪之处,望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以上
……*……*……*……*……

2.
放学铃声响起,催促着爱拖堂的老师们赶快下课。
乱步又回想起国语课下课时几个路过讲台边的女同学的对话: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雏菊的味道?”
“真是呢,虽然挺淡的。”
“不过也不会有人藏着一把雏菊吧?那样就太奇怪了。”
乱步挑了挑眉。
『花?』
『雏菊?』
乱步的回忆倒退到国语课上埃德加老师咳嗽时,定格在老师攥着东西的画面。
瞳孔迅速放大。
『难道……』
少年嘴边勾起一抹不知名的笑。

“咳咳咳……”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刚放下学生们作业本的坡捂着嘴使劲咳起来。咳完,手里有了几片雏菊花瓣。白色的花瓣晃得人眼一晕。
(在A班的那堂国语课咳嗽憋得真难受。)
(不知乱步习题写得如何了……)
(又是乱步。)
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想着那个学生。刚开始看见他心跳会加速,后来一直心心念念他。现在竟然患上了花吐症。
(我……喜欢他?)
心脏猛地抽了一下。
以前自己喊他帮忙都那么正常,现在居然会怕见着他。
可又希望见到他。
这种矛盾的心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埃德加把花瓣放在桌上。坐下来趴在桌上休息。
(就算我喜欢他,他也肯定不会接受的。)
“唔……”
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个老师全身抖了一下,痛苦地呻吟出声。
门外,一个人影倏地消失。

【乱坡】有何不可说?

【乱坡】有何不可说?(1.)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学生乱X国语老师坡(花吐症)
*第一次写花吐症……
*乱步心理『』,坡心理()
*第一次写这两个,不知如何把握……描写也不够细腻……啊啊啊啊本宫在作甚啊……若有奇怪之处,望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以上
……*……*……*……*……
1.
乱步觉得很费解。
最近坡有些奇怪。经常在咳嗽,上完课马上飞也似的跑出教室,就像逃跑一样。搞的那些想下课去问问题的学生们很尴尬,都怀疑是不是自己问题太多把老师逼出病来了。不仅如此,最明显的一点——
他在躲着乱步。
乱步沉默了。

天空中的白云块头很大,在风的陪伴下,时不时遮住阳光,本来不是很刺眼的阳光变得愈发微弱。
是国语课。但是埃德加老师让学生们做发下来的习题,量很多。埃德加老师尽可能少的说话。
很反常。
乱步盯着讲台边上的老师,左手托腮,右手转着一支笔。
老师好像察觉到了台下的一道目光,眼镜也望向他,只一瞬,便像被灼烧了似的迅速转移视线。
不对劲。
乱步皱着眉头,手上的笔掉了。
一节课,江户川同学都没有动笔写题。要么看着老师,要么发呆。可坐在讲台边上埃德加老师一直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书,没有再抬头。有时忽然捂住嘴剧烈咳嗽,咳完手放下时,好像攥着什么东西。
乱步有些烦躁。
下课铃一打,埃德加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哦呀哦呀,埃德加老师发生了什么吗?”太宰一脸笑容,不知是不是特意说给乱步听的。
“确实呢。老师最近一直在咳嗽,不会是生病了吧?”中岛敦有些担忧地望向教室门外。
乱步依旧沉默,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原谅我这个新手吧……

我活着为了什么?一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可能有的人为着一个人,一个故事,甚至一句早已不复存在着的话,也可能为着游戏。没有人有权利去批评议论。那是别人的选择,关自己何事?但就是有人要去这样做。这就是社会。而我,已经很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