罦罳未置

【乱坡】有何不可说?

【乱坡】有何不可说?(4.)

原著:文豪野犬

by:罦罳未置

*学生乱X国语老师坡(花吐症)
*第一次写花吐症……
*乱步心理『』,坡心理()
*第一次写这两个,不知如何把握……描写也不够细腻……啊啊啊啊本宫在作甚啊……若有奇怪之处,望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强行完结
以上
……*……*……*……*……

4.
夏天,炎热的夏天。
医务室却有些凉爽。不知是朝北的缘故,还是因为刚开空调。窗外,树上蝉儿正在叫,地上学生正在跑。
“吱呀——”医务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从外面进来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那人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挠了挠头,仍徘徊在门口,仿佛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医务室看看。不时压抑着咳嗽,手从嘴边放下时看了看手心里的某物,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下定了决心,慢慢地走向里面。
那人走向一张床。那张床上躺着一个黑发少年。少年眉清目秀,神色平静,额头上有几滴汗珠,呼吸平稳,没有丝毫生病的样子。
来人眼中有了温柔的波澜。他刚伸出手,可能是想抹掉那些汗珠,抑或是想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是否发烧。就在这时,名为江户川乱步的少年突然睁开眼,一把扯过面前人的手,起身吻了上去。
来人:埃德加.大写懵逼.爱伦.不知所措.坡。
坡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乱步皱皱眉,有些不满。右手依然握着爱伦.坡的左手,左手扣住坡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良久,坡感觉要窒息了,用右手使劲推乱步,“嗯嗯哼哼”地叫着,乱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舌头还舔了一下对方的唇角。
医务室里,一时只有喘息声。室内的温度不断攀升。姿势暧昧。
“老师你……喜欢我。对吧?”
床上的学生笑得一脸阳光。
老师的心跳漏了两拍。
“什……”
少年凑近了老师,吸了吸鼻子。老师被他的举动吓得一颤。
好近……
“唔,雏菊的味道。”
目光相接,眼里是彼此。
“老师你思慕着一个学生,却不敢向他表白,换上花吐症,咳出的是雏菊花瓣。”说话之余,乱步左手伸进坡的右口袋,拿出刚刚他在门口咳出的几片白色雏菊花瓣,“那名学生,就是我啦~”
乱步俏皮地晃着手中的花瓣,眼睛眯成一条线微笑着说。
“雏菊的一个话语为‘不可说的爱’,”少年抬头,再次望着对方时,眼中的坚定震撼了一下对方的心灵。
“有何不可说?”
“我不会允许你再躲着我了,坡。”
埃德加生平第一次被叫了名。
还是被喜欢的人。
乱步神色认真地看着坡:
“我喜欢你。我爱你。和我在一起。”
陈述句,不容否定。
坡心里明白。
有什么悄悄发生着变化。
“嗯。”
满脸通红,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已经,说不出更多的话了。
心,被幸福充满了。
天气正好,有你有我。


【完】

评论(4)

热度(21)